返回上一頁 九百四十章(戰祖星宙王) 回到首頁

九百四十章(戰祖星宙王)
陰陽噬天九百四十章(戰祖星宙王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,嗚…寒滔猶如雪崩一般滾滾涌現,讓一方浮光星為之封閉的星鉆冰濤呼嘯,凌冽的寒流,不停向著殘月宙王身形席卷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“轟!轟!轟~~”被寒流所滯,身形動作略微遲緩的殘月宙王,剎那間就挨了穆正歡一頓“大炮拳”其蒼老的身形都被打得東倒西歪,好像是受創不輕。

“嗡~~”殘月光華顯出,不但將浮光星大地排碎,其殘月光華dàng在穆正歡身上,更是將其黑暗之體洞穿出密集的光柱。

肉眼可見,穆正歡的黑暗之體,就像是被射成了篩子一般,要不是他那超脫宙宇的黑暗之體,及時變成了藕斷絲連的翻騰黑暗煙霧,只怕這時都會有xìng命之威。

一顆泛著月芒的小巧球體,在殘月宙王掌心中浮現,球體旋轉透出的威勢,瞬間就形成了一方禍罪之地的最強力量。

整個禍罪之地不但聚集這很多宙強,更是有著五名祖星宙王,再加上胖子三人,以及穆家所顯lù出的二代子弟,完全可以稱得上是強者云集。

可是這一刻,這些強者在殘月宙王掌心中戽顆球體釋放的力量下,卻都失去了以往所擁有的光華。

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,殘月宙王掌心之中緩慢旋轉的球體,乃是一顆縮小的星球,其上那錦繡河山紋理朦朧而秀美。

“嗚~~”就在穆正歡無法擺脫殘月祖星光華的危境中,蒼穹暴君一個墊步就已經來到小胖子身前,用自己的身形,阻擋住了殘月祖星作用在穆正歡身上的透體光束。

“面對小輩竟然動用祖星,你也不嫌丟人。”就在殘月祖星洶涌光華轟在蒼穹暴君身上之際,蒼穹暴君的冷笑已經脫口而出。

這時始空蒼穹法則所匯聚出的蒼穹巨人,早已經被千虹星主揮出的那透始千虹所泯滅。

就連邪戮海皇的處境也不是很樂觀,身形被印上了金光田印的邪戮海皇,憑借著自身的力量,很難擺脫天佛星主的封印。

若不是被穆正天用無窮晶卷的禁制霞絲轟在了踏浪浮光之上,只怕胖子這時也得被踏浪浮光徹底卷噬。

嗚呼的勁響聲中,樹森之界的一條條巨大荊棘,刺芒慎人,不斷抽擊在禍罪之地一些強者身上。

在穆家幾名二代子弟的威勢中,禍罪之地一些力量稍有差距的強者,已經紛紛損落,這時依然能夠存留在禍罪之地的宙強,都是四大宙宇之中不得了的人物。

能夠冰封宙宇星空的星鉆冰濤所過之處,實力稍差的修者,都已經被清肅一空。

可是再往后,穆家一眾二代子弟,卻難以對剩下那些實力雄厚之人,造成有效的殺傷。

一鼓作氣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面對真正縱橫宙宇的強勢人物,以穆家二代子弟的力量,還是很難與其匹敵。

就像是殘月宙王在沒祭出殘月祖星之前,穆正歡還能夠占到一些便宜,可是其施展真正的手段,就算是穆正歡拼死相搏,那也是有心無力。

巨大荊棘所過之處,就連浮光祖星的空間介質都被掃碎,虛空爆炸之中,配合冰河時代的寒滔,就已經向著身穿白sè袈裟的天佛宙王卷去。

“收!”隨著青年和尚一抖袈裟,鑲有金絲線的白sè袈裟,已經從青年和尚身上褪下,兜轉著就向著雪崩般星鉆冰濤,以及那樹森之界卷去。

“嘭~~”冰濤和眾多粗壯荊辣的力量,讓遮空蔽日的袈裟一陣鼓脹,好像是隨時都會被撐破一般。

噬天劍刃風暴都在袈裟兜天的威勢下為之一滯,無數縷毀滅游魚般的劍芒,帶著刺耳的劍嘯,與樹森之界、星鉆冰濤形成合力,就要將天佛袈裟破去。

“一族獲罪還不知悔改,留你們不得,化佛!”遭受到三名穆家二代子弟所施展神通的巨大壓力,青年和尚已經從xiōng口mō出一塊石牌,隨著石牌飄起暴漲的過程中,巨大的引力同時作用在所有穆家二代子弟的身上,佛光普照的過程中,石牌所化天碑上眾多佛窟內,竟然隱隱攝入了穆家一眾二代子弟的元神之像。

這一變故不止是讓穆家一眾二代子弟一驚,就連胖子陸元狂臉sè都凝重了許多。

從天碑透出的氣息,胖子能夠感受到一種始空bō動,這種bō動絕對超出了尋常宙王所擁有的力量。

即使天佛祖星沒有顯出,天佛宙王接二連三所祭出的重寶,就已經讓穆家二代子弟舉步維艱。

“碎!”感受到那些佛窟中的元神之像一旦凝實,自己與一眾弟、

妹就會被天佛石碑封印,穆婉竹脆喝一聲,翠綠yù滴的清風竹小劍,就已經向著天佛石碑射去。

“轟~~”一聲炸響之中,清風星爆向著一方浮光星卷涌。與天佛石碑碰撞,億萬世清風竹劍,竟然徹底爆碎。

巨大的天碑嗡鳴抖動之中,就在青年和尚神sè一變之時,從天碑〖中〗央被清風竹劍射出的一個小坑處,竟然泛出了密集的裂紋,向著整個天碑開始擴散。

天碑佛窟中的一眾穆家二代子弟元神虛像雖然消失了,可是眾多穆家二代子弟也遭受了震動,一身氣勢紛紛有所回落。

“嘭~~~”天佛袈裟也在星鉆冰濤、樹森之界、以及噬天劍暴的三股合力之下,被脹成了碎片,讓整個禍罪之地都爆涌出凌亂的光華。

清風竹劍爆碎,穆婉竹所受到的沖擊最大,〖體〗內真虛祖王靈力bō濤翻涌,張口就噴出一蓬逆血,身形再難在凌亂的勁力bō動中支撐,直向著虛空下方墜去。

幸好掌控樹森之界的穆婉倩反應及時,將大姐穆婉竹帶在了懷中。

盡管如此,本命之器炸碎的穆婉竹,意識還是陷入了沉睡。

“媽的,堂堂一眾宙主,竟然對一眾小輩群起而攻之,今天胖爺一定要了你們的命。”胖子臉上猙獰的怒意已經掩飾不住,巨大黑金之軀,瘋狂就向著天佛宙主撲去,一副要將其撕成碎片的模樣。

“轟~~”就在胖子那靈活而詭異的肥胖巨體,快要接近天佛宙主之際,竟然在看似沒有一個人影的虛空中,遭受到了攻擊。

胖子那黑金身形巨震,其整個巨大身形,竟然亮起了不少浮光之點,這些光點好像是憑空形成的一樣,相繼對胖子的宙王之體爆發出極為可怕的傷害xìng力量。

這時很多人才注意到,遠方那浮光宙王,正在像是自行演武一般,行云流水打出一套極為玄妙的拳法。

隨著浮光宙王姿態伸展的打出拳勢,每揮出一拳,就算是拳鋒不面對胖子的身形,他那黑金之體的浮光之點上,也會爆發出極為可怕的力量,作用在胖子肥碩巨大的身形上。

“這些烙印難道是剛剛胖叔與他近身相搏時,被他不動聲sè種下的嗎?好可怕的一個家伙!”穆正卿看到胖子連連受創,神sè中不由透出了一絲焦急。

眼下除了老者模樣的殘月宙王祭出了殘月祖星之外,另外四名祖星宙王甚至還沒有大幅的動用祖星之威,和這些祖星宙王相比,穆正卿他們實在是差得太遠了,根本就不是對手,也難怪會如此著急。

“咔!咔!咔~~”繼天佛袈裟之后,天佛石碑潰碎之勢也難以緩解,密集的裂紋越泛越多,眼看著就要崩碎。

“轟隆隆~~~”就在天佛石碑炸碎的過程中,邪戮海皇竟然趁機破開了天佛宙王的田印,將印在自己身形上的金光田印撐碎。

“邪戮一殺!”透宇血sè劍芒閃爍,(本章未完,點下一章繼續閱讀)

陰陽噬天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1014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