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(穆家村) 回到首頁

第一章(穆家村)
陰陽噬天第一章(穆家村)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時則深冬,雪虐風饕,刺臉的寒風呼嘯,然而就在這樣的天氣里,穆家村的村口卻站著十幾個人,一直向著村口已經被厚厚積雪掩埋的古道上眺望著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WeNXuEmI。cOM

這些人身上都穿著破爛皮毛縫制的衣服,儼然一副農民打扮,其中一個長相平凡的黑發男孩,更是衣物單薄,站在風雪中瑟瑟發抖。

天寒地凍,和這些大人們擔心的神色不同,男孩的雖然被凍的直顫抖,不過目光中卻隱隱有著一絲期待。

“浩兒,你也沒有皮衣,快回去吧,天氣這么冷,如果你要是病了,又要給村子里添麻煩了!”男孩旁邊的中年男人有些擔心的說道。

“爹,我不冷,我要等著村長爺爺平安的回來,村長爺爺答應我,他這次回來會給我講外面的故事。”男孩繃著小臉堅持道。

中年人一眼望向村口古道的盡頭,沒有一點來人的影子,再看向一旁兒子被凍得黑中翻紅的臉蛋,忍不住皺了皺眉頭,語氣也低沉了不少:“浩兒,村長出去販賣皮毛,都兩天了,還沒有消息。就算是村長回來,大家都也都在等著村長商量事情,你現在就回家去。”

看到父親嚴肅的樣子,穆浩就算是心里不愿,也不得不轉身離去。

窮人的孩子早當家,年紀已經有14歲大的穆浩,多少已經明白了一點做人的道理,村子里最近發生的大事,雖然父母沒有和穆浩說,不過穆浩還是從父母的談話中聽到了一些只言片語,對于穆家村發生的慘事他還是了解一些的。

穆家村距離城池偏遠,整個村里就有21戶人家,有些人甚至一輩子都沒有踏出過村子50里以外的地方,整個村子都是靠著種糧食和打獵以維持過活,村民們世世代代都過著靠天吃飯的貧苦生活。

整個村子里的道路積雪有兩尺深,穆浩艱難的迎著凜冽的寒風,足足走了好一會,才走到了一間毛土房面前,看著窗戶上簡單用獸皮和稻草編織成的擋風簾,穆浩用凍的通紅的小手,拍打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積雪,才飛快的打開房門走進了屋子里。

“浩兒,到柴灶旁邊烤烤火,外面這么冷,都告訴你好幾次了,可是你卻偏要出去,你連一件御寒的衣服都沒有,要是得病就糟了!”一名穿著粗布衣的農婦看到穆浩回來,一邊用手來回給穆浩搓著臉蛋和小手,一邊對著穆浩叮囑道。

走到柴灶旁邊,穆浩才感覺到了點暖和氣。

“知道了,娘,外面的雪這么大,我也是擔心村長爺爺,村長爺爺按說前兩天就應該回來了,可是都過了兩天,娘,你說村長爺爺不會出什么事吧?”穆浩一邊烤著火,一邊用擔心的眼神看著農婦。

聽了穆浩的話,農婦飛快的用溫暖的手捂住了穆浩的嘴。

“別瞎說,你村長爺爺一定會平安回來的。這次跟你村長爺爺去賣毛皮的還有你穆雷大叔,他可是村里最好的獵手,這次回來晚,可能是被暴風雪耽誤了路程。”農婦小心謹慎的說道。

看到母親一臉緊張的樣子,穆浩雖然有些疑惑,不過卻沒有再多問,只是盯著柴灶里淡淡的火苗,一臉期待的想著什么。

農婦看到穆浩不說話,起身來到了炕頭,用石碗和一個小石杵,小心翼翼的碾壓著碗里為數不多的谷米,將谷米碾壓稱粉末狀。

屋里的光線非常昏暗,唯一照亮的就是擺在炕頭小桌上的一盞小油燈,通過燃燒,燈芯上還有吇啦~~吇啦的響聲,以及一股股細小的黑煙,整個屋子都飄散著油燈和柴火燃燒的焦煙味。

母子二人就像是習慣了自己所居住的環境一樣,對屋里的一切都沒有太大的反應。

對于生活在奧普雷斯大陸的下層居民來說,能有一個可以為他們遮風擋雨的居住地,他們就已經非常滿足了,像穆家村這樣靠天吃飯的農民,身份也只比在奧普雷斯大陸上販賣的奴隸好上一點,是屬于整個大陸的下等階層。

像穆家村這樣走出去的農戶,自身安全根本就得不到任何的保障。

沒有任何身份和手藝的農民,是捕奴隊優先考慮的目標。即使是在自己所在的藍翎公國中,被捕奴隊發現單身的農民之后,往往其結果也是非常凄慘。這也是穆家村一直擔心,出去販賣皮毛老村長的原因。

整整過了兩個時辰,穆浩從門縫中向外看,天色已經漸漸的黑下來,可是還是沒有村長回來的動靜,穆浩心里不免有些著急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門口傳來了腳步踏在雪上的喀吒聲。

穆浩看到從門縫中看到父親的身影,連忙打開屋門:“爹,村長爺爺回來了嗎?”穆浩一臉的期待。

中年男人看到穆浩焦急的神情,快步走到屋里把門關上,如釋重負的說道:“還好,村長總算是回來了,已經和你穆雷大叔回家了!”

聽了父親的話,穆浩高興的小跳了一下,兩只死死抓住衣角的手,也不知不覺的放了下來:“太好了,村長爺爺總算是回來了,我這就去看看他。”穆浩說完話就要打開自己家那扇略微有些破爛的房門。

看到穆浩一臉興奮的樣子,中年人一把拉住穆浩:“浩兒,你村長爺爺也累了,不要去打擾他,村里的大人正和你村長爺爺談事情,如果你想去看望村長的話,還是明天再去吧!”

瞧著父親那不容拒絕的表情,穆浩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跟在父親的身后進了里屋。

把中年人的獸皮外衣放在柴灶不遠處烘烤之后,穆浩的母親對著中年人輕柔的問道:“穆山,村長怎么這次回來的這么晚,一切都平安無事吧?”

“還好,因為下雪的關系,路比較難走,所以耽擱了不少時間,總算沒什么事!吶,這是村長這回帶回來的鹽,省著點用。”穆山說著從懷里掏出了一個非常小的布袋,遞給自己的妻子。

“好,我先去做飯了!”小心的接過丈夫遞過來的小布袋,穆浩的母親轉身走到柴灶旁邊忙活了起來。

看著穆浩在炕上有些坐立不安的樣子,穆山瞪了穆浩一眼:“穆浩,這兩天下大雪,外面冷得很,你連一件御寒的衣服都沒有,沒什么事不要亂跑。”

穆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。

一旁穆浩的母親聽了自己丈夫的話,溫柔的看了一眼坐在炕邊上的穆浩,對著丈夫說到:“穆山,看看這兩天如果能打到野獸的話,你能不能各家拆借一下獸皮,先給小浩做件御寒的皮衣,這個冬天還得很長時間才能過去,如果小浩被凍病了,那就糟了!”

“你說的是什么話,村里現在是什么情況難道你不知道嗎?你知不知道,現在還有不少壯年人都沒有獸皮衣過冬呢!”這個時候你好意思朝別人開口嗎?”穆山放下熱水碗大聲的喝道,就連坐在一邊的穆浩都被嚇得一哆嗦。

中年婦人看了一眼衣著單薄的穆浩,一臉悲苦的熬著灶臺石鍋里的稀米糊不再說話。

整個光線昏暗的屋里一時寂靜無聲,過來好半響,穆山有些心疼的看著坐在炕邊上的穆浩,嘆了口氣對著中年婦人道:“等會吃完飯,看看把我的皮衣給小浩改件衣服吧!”

聽了自己丈夫的話,穆浩的母親臉色陡然一變,顯得異常的焦急:“穆山,我剛才就是說說,不行就算了,如果把你的皮衣改了,那你這么冷的天還怎么出去打獵啊!要是不讓小浩出門的話,應該沒有什么事,你可是咱們家的支柱,要是你病了的話,那咱們家的日子就徹底難過了!”

穆山笑了笑:“不打緊,我怎么說身體也還不錯,應該沒什么事的,咱們家浩兒也確實該添置一身皮衣了。”

這時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穆浩,下炕走到穆山的身邊拉著穆山的手:“爹,我不能要你的皮衣,要不然你就不能打獵了。以后你打到獵物再給我做皮衣就好了,這段時間我會少出門的,我不想爹生病。”

穆浩雖然年齡不大,不過小臉這時卻是一臉的鄭重,早已經懂事的他,知道自己的父親是這個家里的支柱,如果自己父親有什么意外的話,自己和母親很難在這種艱難的環境中生存下去。

就在穆山還想開口說話的時候,外面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,冷風透過里屋的門口一直灌了進來。

雖然屋里的光線昏暗,不過穆浩一家三口還是看到了來人的樣子。

只見一位穿著獸皮,年近七旬,一臉皺紋的老人從房門外走了進來。老人的頭發和胡子都已經花白,一雙眼睛也略微有些渾濁。

看到來人,穆浩一臉高興的從穆山的旁邊,一下撲到老人的懷中,高興的說道:“村長爺爺,您來了,這么長時間不見您,浩兒好想您。”

老人撫摸著穆浩的頭:“呵呵,浩兒,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有沒有調皮啊?”

陰陽噬天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10146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