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370大結局沛和路 回到首頁

370大結局沛和路
一夜情:吸血伯爵不好惹370大結局沛和路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早已過了立秋,B市的天氣卻仍舊炎熱.夜晚的時候湯姆小屋前會支著白色的太陽傘,總會有些涼風吹過來,倒還舒適爽快.

沛衍坐在秋千上,懷中抱著兩歲大的沛尛,笑著捏了捏她的小臉蛋,似是想起了什么扭過去頭去對著眉頭緊鎖的路易斯說:“該給孩子們取個名字了。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”

路易斯看著木桌上爬來爬去的奧古斯汀,瞇著狹長的桃花眸:“等這小鬼會說話了,再讓他自己取,都這麼大了,怎麼還是像個糯米團子?”

“你真是……。”沛衍拿男人沒了辦法,自從懷孕的時候,他就說等到孩子生下來再定名字,現在又再拖:“算了,我自己取吧。”她家少爺傲嬌慵懶慣了,不應該指望他的。

太陽傘前有一棵槐樹,此時開著白色的花,散發著淡淡的香氣,路易斯一扯皮帶,將一頭拴在樹上。另一端便系在奧古斯汀了的小腿上,甩掉累贅之后,他踱步走到秋千旁,臉上帶著邪魅的笑:“先別說名字的事,我前段時間接了一個電影,里面有親熱戲,今天要拍。”

沛衍揚了揚薄唇,舉起反應遲鈍的小妞來:“那你趕快去片場吧,孩子我來帶。”

這不是路易斯要的結果!他癟了癟嘴角,自從有了兩個小鬼之后,阿衍就越來越視他無物了,現在聽到有親熱戲,竟還讓他趕快去片場。

去就去!許久沒打獵的路易斯,一賭氣就去了片場。

他是娛樂界的國際新寵,為人神秘,從來不接片,更不開演唱會。

如今要拍新電影了,記者們都瘋狂的想要從他身上多挖出點八卦出來,尤其是聽到要拍吻戲之后,更是內心激動,想著一會一定要拍個好頭牌出來。

和路易斯搭戲的是火到發紫的“賣萌清新玉女”,她一套秋裝長裙,幾條紗輕輕飄動,緩步起出,臻首低垂,鬢發如云,衣衫輕薄短小幾乎遮掩不住曼妙的身材:“師哥,我也是染夢姐在帶的喔。”

路易斯單手插著口袋,一手拿著劇本,半仰在木質的搖椅上,慵懶的撐著下巴,一雙狹長的眸子,因女人的靠近散出了淡淡的冰冷。

但清新玉女卻沒有察覺到,依舊賣萌的嘟著小嘴:“師哥~你怎么都不說話啊,我們一會還要搭戲,導演讓我們先互相熟悉,這樣才能演出更好的戲來。”

路易斯才不管什么戲不戲,只是看到人群中閃過一道熟悉的身影,便邪惑一笑,帶著勾魂的性感,側了側身,本來拿著劇本的手緩緩抬起,捏住玉女的下巴,完美無缺的笑:“好啊。”

遠處的記者們見到這一幕后,先是一陣驚呼,然后照相聲啪啪的接踵而來,絡繹不絕。

清新玉女臉上一陣粉紅,嘴里說著師哥你真壞,卻動了動身子,靠的更近了。

一陣香水味竄進鼻尖,路易斯強忍住把女人丟進垃圾桶的沖動,如畫的俊臉笑的更為勾人了。

就在此時,一陣刺耳的剎車聲傳來,眾人俱是一驚,循聲望去。只見身著紅衣賽車服的沛衍單腿撐著黑色的哈雷限量版賽車,單手緩緩摘下頭盔,一甩齊耳的亞麻色的短發,白皙的耳垂上亮的刺眼的白色水鉆耳釘。她身形修長,面容清俊,似笑非笑的臉更添幾分清冷氣質。她一步一步地走過來,瞬間,記者們的眼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,帥氣逼人卻又不失溫潤。

國內的記者還好,國外的有些記者卻好似看到了什么怪物,張著嘴巴,不可置信的喊道:“天啊,我是不是看錯了,居然是野豹!她不是退出賽車界,從此不在碰車了嗎?”

有人附和道:“天,她還是那么帥,如果不是知道她的真實性別,我一定會愛上她。”

“野豹?”有些人是不知道的,因為亞洲這邊并不怎么關注越野賽車這種事,畢竟國人們喜歡看的也就是明星那些八卦,或者是政府怎么樣腐敗了,哪個官員又犯下什么罪行之類的。

國外有一個記者已經激動的開始噴唾沫了,他可是野豹的忠實粉絲,真想不到他能在有生之年重新見到他的偶像,那個囊括歐洲頂級賽事,就差一步就能奪到冠軍卻中途退出比賽,全部歸隱。

野豹!

她在西班牙創下的記錄,如今都沒有哪一個參賽者能夠突破。

她就像是從亞洲吹來的一陣龍卷風,來的神秘,去的灑脫。

能留給車迷的只有她在摘下頭盔后,側臉帶著一絲血跡,單手指著五星紅旗的側影。

那般的狂而不傲,那般的令人沉迷。

他不是在做夢吧,竟,竟然在這里看到了真人!

路易斯很不滿意四周的目光,尤其是準備開拍導演,居然也看著小東西出神,臉上一陣激動,顯是被迷住了心智……真是礙眼的很!

“沛,兩年不見,你還是這么的讓人著迷。”大胡子導演豎著大拇指,想上前去就給她一個擁抱。

沛衍看了看坐在休息區的男人,嘴角一翹,帶著少許的調皮,欣然的回報著大胡子導演:“李導,偷偷告訴你,我老公也在。”

“老公?哪個是他?”說到這個李導演就生氣,沛怎么說結婚就結婚了,她可是他心目中完美的女一號,偏偏她男人管她管的緊,又身份不明,從來沒有露過面,這才讓他啟用了另外一個劇本。

沛衍一笑:“你猜?”

李導演根本沒有想到會在休息區,只在不遠處的人群中尋找,找了半天沒找到。

路易斯的桃花眸瞇的更緊了,他猛的從木椅上做起來,拉下墨鏡,嘴角含著笑,那笑意卻不達眼底:“導演,可以拍戲了。”敢用那雙骯臟的手碰他的靈魂?這人類真是該死。

沛衍單挑著眸,用眼神警告他:你不要太過分。

路易斯冷哼了一聲,高傲的抬著下顎。

導演一喊開始,攝影機無緣無故的掉了下來,幸好沛衍的反應夠快,拉了他一下,否則一定會砸到他的頭。

導演還不明白怎么回事,只當是意外,再次喊了開始,本來這是一場雨中吻戲,雨水是用機器噴出來,誰知那水竟搞錯了方向,直直的朝他噴了過來。

“李導改天再拍吧,我請你吃飯。”當做是替家里的那人賠罪,沛衍看著不遠處的路易斯,有些好笑,她家少爺的手段真是越來越無恥了。

這一頭,李導欣喜的答應了,另一頭,俊美的男人的臉像是突然打過閃電的藍天,陰沉的不成樣子。

入夜,金筷子飯店,李導雖然是美國人,卻酷愛中國川菜,這一點倒是和沛衍能吃到一塊。

兩個人坐在了靠窗的位置,邊吃邊談,又能看到B市的古老建筑,一副交談甚歡的摸樣。

“沛,總覺得你和以前不太一樣了。”李導抿了一口茶:“好像皮膚更白了,表情也多了起來。”

路易斯倒掛在屋頂上,冷風陣陣吹來,隱在夜色中的他抿了下薄唇,阿衍的臉白晰圓潤,那可都是一點一點疼寵出來的……

“是么,我倒沒有注意。”沛衍溫潤的笑著,又敬了李導一杯酒后說:“我去下洗手間。”

可她剛推開衛生間的們,還沒得及反應,就被人人架著逼到了墻角。她一驚,待聞到是路易斯的味道,才放松了下來,滿臉含笑:“你怎么進女廁所了。”

“你能和別的男人吃飯,我就不能進女廁所么?”路易斯無賴道,

沛衍搖搖頭:“好了,我一會就回去,你先回家,孩子們交給一群蝙蝠看著,我都不放心。”

“那兩個小鬼會照顧自己。”尤其是其中一個血族未來的王,有什么好不放心的。路易斯越發的不悅了:“沛衍,你最好現在就跟我回去,否則我就把那個男人親手撕碎。

沛衍推著他:“不行,我還有事。”

“小東西,你好像越來越分不清主次了。”路易斯邪笑一聲,提著她的腰桿緊貼向自己:“沒關系,今天我就讓你好好記住誰對你最重要!”

沛衍還沒來得及開口,男人的吻便落了下來,他的吻永遠都是能點燃靈魂的,尤其是那種緊緊相貼,堅挺隔著衣衫頂撞著她的柔軟,絲毫不給她退讓的機會,只能無力的昂起頭來,享受大掌帶給肌膚的刺激,不多時便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感觀里。

直到外面的敲門聲響起,沛衍才回過神來,推開男人的頭,不住的喘著氣:“不,不要在這里,有人。”

“那我們換個地方。”路易斯俯身咬住早已軟在懷里的人兒,邪笑越發的濃烈了。

次日入夜。

沛衍趴在棺材里,軟得像癱水,露出的光裸肩背上滿是慘遭蹂躪的可怖痕跡,她已經累的連眼睛都睜不開了。

“阿衍,吃飯了。”與她不同,路大少神采奕奕的踱步走過來,滿意的看著他留下的印痕,明眸皓齒。

沛衍氣極,無聲地轉過頭去,看著手腕上的領帶,嘆了口氣。

路易斯笑了笑,將手伸到絲被下,不老實地動著。

沛衍的身體一顫,輕哼一聲,一雙清冷的眸溢出了水光,明明累的不行,卻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。

路易斯卻愛極了她這副摸樣,明明知道她累了,可實在忍不住,湊上去咬住她光裸的肩膀,喃喃道:“阿衍,對不起,乖,讓我再疼一次……”

說完,他迫不急待地將她壓倒在了棺材里,雙手和唇舌在她身上老實不客氣地蹂躪起來。從腳腕處向上一寸一寸地舔著輕咬著,留下一串濡㊣(8)濕嫣紅的痕跡。

沛衍蜷著腳趾,搖亂了一頭短發,散在床鋪上如同黃色的綢緞。

“慢點……路……唔……易斯……你……慢點……”沛衍嗚咽著不成句的話語,卻只得來更加猛烈的沖擊。

“阿衍,我喜歡你叫我的名字,繼續叫……叫我。”路易斯一邊大動著一邊說道,獠牙刺進了她白皙的脖頸里,連聲音都有些情不自禁的兇惡。

也不知道折騰了多久,他才肯放過她,溫柔的替她順著背,語氣卻依舊別扭:“阿衍,是你不乖,都是你逼我把你綁起來的。”

瞧,她家少爺連道歉都這么傲嬌,沛衍撐著疲倦的眼皮:“我沒有不乖,我去和導演吃飯,是想請他把你的吻戲撤掉。”

路易斯聽后,先是一愣,然后緩緩扯出了一抹得意的笑:“撤掉,為什么要撤掉?難道說你吃醋了。”

沛衍實在沒有力氣和他抖了,點下頭承認:“嗯,我吃醋了,現在,我想睡覺。”

“睡吧睡吧。”路易斯小心翼翼的調整著姿勢,嘴角揚起了一抹笑,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點傻,小東西還是吃醋了,他就說嘛,她沒有可能不在乎他。

沛衍是不明白男人怎么想的,賴在冰冷卻不是安全感的胸膛里,一睡就是千年——

他們之間經歷了太多,入骨的情,亦平凡亦烈,是誰說愛的少一點,愛的久一點。

情到深處,大抵便是如此了。

坐著搖椅,不能到老,卻能相守此生——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.938xs.com

請分享

一夜情:吸血伯爵不好惹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11205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