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5章 最騷腥的鬧事 回到首頁

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5章 最騷腥的鬧事
大明第一吏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5章 最騷腥的鬧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茲,升任李春來為戌字號捕頭,掌縣衙東大牢諸事,同時聯絡協調剿匪事宜……”

一連串冠冕堂皇之后,劉縣丞終于是宣讀出了李春來的任命,周圍人群登時便是一陣止不住的躁動。m.jznzt.com

許多老百姓,再看向李春來這邊,幾如是看神跡一般。

這位李三爺,簡直就是個活著的傳奇啊。

便是諸多豪紳大戶,眼睛里也都是露出來一種不可思議之色。

他們本以為,李春來這種狀態,這么囂張又肆意的,至多是升個不入流的普通捕頭,混個場面后,馬上就要被送去當炮灰。

卻不曾想……

這位李三爺,竟然直接越過了‘不入流’,一步踏入了‘入流’,成為了‘戌字號’,整個沂源排行第十一位的捕頭……

而且。

竟‘掌縣衙東大牢諸事’,剿匪事宜反而是放在了后面……

這。

到底意味著什么?

但凡是稍有政治眼光之人,又豈能是不明白?

李春來這,絕對是與沂源方面,達成了某種不可言說的東西,他已經得到了沂源方面極為強力的支持啊!

換言之,有著這東大牢事務的牽扯,哪怕李春來馬上就要被派去剿匪,也是有了很不弱的‘進退維谷’之地……

“媽媽,我,我沒聽錯吧?這,這小李三兒,他,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

馬車內,秦玉奴都是傻了,忙是看向林三娘。

即便她對政治并不夠精通,卻多少也了解一些,此時,便是她都是能看出這個任命里面的問題,可想而知,那些明白人到底會有多么震動了。

“這個李三爺,這個李三爺……”

林三娘也有些懵了,想說些什么,一時卻就是說不出來。

有了那天在翠煙閣內的接觸,林三娘心里其實已經不自禁便是提高了對李春來的預期,卻又怎能想到——

即便她已經很高估了李春來這小賊,可李春來的實力,竟比她想的還要更甚許多……

他竟然在沂源這個幾如是深不見底的泥坑子里,生生的殺出來一條血路啊,這……

“小姐,這事情,好像,好像有哪里不對……”

不遠處的大馬車里,俏丫鬟初雪也有些震驚的看向了身邊的面紗女人,美眸中,隱隱有著一絲驚恐。

面紗女人一雙精致的柳眉也是止不住便倒蹙起來,面紗下,她那雪白的貝齒,已然是緊緊的咬住了嬌艷的紅唇。

片晌,她忽然止不住盈盈笑起來,喃喃道“有意思,有意思啊。想不到,這區區沂源小城,居然出了這李三兒這么個有意思的人兒啊。”

那俏丫鬟初雪趕忙乖巧道“小姐,要不要,奴婢過去跟這位李三爺知會一聲,把他帶過來……”

“嗯?”

面紗女人柳眉一挑,有些不悅的看了初雪一眼。

初雪登時魂兒都要被嚇飛了,趕忙是畢恭畢敬的垂下了頭,大氣兒都不敢再喘一口。

面紗女人這時卻是忽然嬌笑出聲來“小李三兒啊小李三兒,本來,本小姐都快把你忘了,可現在,是你自己送到本小姐面前來的喲。”

看著面紗女人笑的花枝亂顫,嫵媚至極,旁邊的初雪卻是嚇的牙齒都在打顫,根本就不敢多看半眼。

……

“小的李春來,謝大老爺恩典,謝諸位爺提攜,也感謝諸位父老對我李三兒的支持!即日起,我李春來李三兒,必盡心竭力,肝腦涂地,為皇爺,為我大明,為大老爺,為諸位爺,為我沂源父老,效犬馬之勞……”

這時,劉縣丞終于是宣讀完了任命文書,笑吟吟的走過來,將任命遞到了李春來手里。

李春來雙手接過這任命,高高舉過頭頂,旋即便是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,‘砰砰砰’恭敬的對劉縣丞以及周圍眾大佬們磕頭謝禮。

直到這個時候,李春來的心里才算是沉下來,塵埃落定!

縱然前面受到了不少曲折,幾如是命懸一線,但李春來此時卻并沒有絲毫的不愉。

因為,他已經很明白‘九層之臺,起于累土,合抱之木,生于毫末!’

若是沒有前面那些艱辛的鋪墊,若是不能把洪斌、陳六子、劉黑子這等好手聚攏于麾下,生生沖殺出來這暴虐威勢。

那~~。

姜胖子那‘肥賊’,又憑什么,相信自己有‘開金礦’的能力?相信自己能震住場面?

縱然此時他李三兒有取巧之嫌,卻也是不斷累積、厚積薄發的收獲!

“砰砰!”

“砰砰砰砰……”

而隨著李春來開始磕頭,身后,洪斌,陳六子,劉黑子等一眾猛男,也都是跟著李春來一起拼命磕頭。

一時間,腳下的青石板都是‘砰砰’直響。

這讓此時站的距離李春來極近,就在李春來面前不遠的劉縣丞,腿肚子都止不住的打著轉發軟。

這小李三兒,真的是頭虎狼哇……

好不容易等李春來磕完了頭,抬起頭來,劉縣丞這才反應過來,趕忙強撐著上前來,陪著笑小心把李春來扶起來“李爺,恭喜恭喜啊。以后,諸多事務,劉某也要多仰仗李爺啊。”

“恭喜李爺。”

“恭喜三爺……”

“三爺……”

周圍大佬和人群也反應過來,大佬們都是湊上前來恭賀,人群也是有人在大聲高呼著恭賀。

場面一下子便是熱鬧起來。

若是從高處看,會發現,此時的李春來,恍如變成了核心的太陽,周圍諸多大佬都成了陪襯,眾星拱月。

一眾大佬們邊緣,符爺雖是恨不得把李春來踩在腳下,直活生生的踩成肉泥,面上卻只能陪著笑,心里開始盤算著,到底給李春來多少賀禮,才能緩和下兩邊的關系了。

否則,以李春來此時的氣勢,以后就是懟著他挑毛病,饒是他符爺,又怎能輕易承受?

哪個又會跟李春來這條氣勢洶洶的‘瘋狗’計較呢?

好一會兒。

熱鬧完了,劉縣丞也示意李春來是不是開始正事兒,李春來卻是笑著搖了搖頭,示意他還有點事,轉而便‘咔嚓咔嚓’的晃動了幾下脖頸。

李春來這動作其實并不大,但是,周圍無數雙目光都盯在這里呢,整個場內一下子恍如靜了一瞬。

特別是,許多人看著李春來清秀臉孔上、那混不吝的玩味笑意,忽的止不住便是有些汗毛倒數。

這位李三爺,又想干什么?

李春來并沒有著急說話,只是對洪斌一擺手道“把人帶上來!”

“是!”

洪斌陡然從興奮中回過神來,止不住便是有些發虛。

但事情已經到了這般,他怎可能拆李春來的臺?只能是招呼陳六子、劉黑子等人,去后面帶人。

人群已經一片安靜,紛紛看向這個方向。

“唔,唔……”

很快,五個被五花大綁、嘴巴里都被塞上了破布、滿臉驚恐的強壯漢子,便是猶如死狗般被拖了上來。

安靜的人群止不住一陣躁動,旋即又迅速回歸于安靜。

包括劉縣丞、王主簿等一眾大佬豪紳,臉上、眼睛里,也都是露出了止不住的驚懼之意。

這小李三兒,已經不是猖狂的事兒了啊,這是……要猖狂的沒邊了啊。

可惜。

這小李三兒此時氣勢正盛,簡直如日中天,就算明知道他這么搞要出事,卻是根本就沒有人敢出來阻止。

怎么阻止呢?

一旦把這小李三兒惹毛了,那才是天大的事兒啊。

這時。

五個死狗般的漢子,都是被劉黑子等人用腳結結實實的踩在了地上,而旁邊,五個穿著衙役皂袍的大漢,手上都已經拎上了很是趁手的大‘扁擔’。

周圍人群只要不是瞎子,此時都已經隱隱摸到了李春來的意思,止不住便是一陣發寒。

卻是根本沒有人敢說話。

李春來依然并不著急,慢斯條理的拿著一包沒拆封的煙葉包,在鼻尖下嗅著,混不吝的掃視四周。

“哇——”

“我的兒,我的兒哇,你們,你們這是要干什么?我兒可是犯了甚王法嘛……”

不多時,人群中忽然傳來了女人凄厲的尖叫。

很快,人群便是下意識讓開了路,幾個老年婦人,幾個年輕婦人,手里抱著、身邊領著十幾號大小娃娃,便是猶如沖鋒一般沖了進來。

“這小李三兒,這不是搞事嘛!”

一看到這場面,便是王主簿的大黑臉都是有了劇烈變動,狠狠啐了一口。

有過基層工作經驗的朋友們一眼便會明白,這等事務,儼然是基層人最頭疼、也最害怕的事情。

因為不管你是有理還是沒理,一旦沾染上這等騷腥,那就絕別想有好!

稍有不慎,灰頭土臉倒是小事兒,一輩子污點、乃至家破人亡都是等閑。

諸多大佬,包括諸多豪紳的面色也都是變了。

人群中本來正志得意滿、渾身沒有一個毛孔不舒坦的楊德山,一下子也像是被人掐住了嘴巴的鴨子,渾身都不得勁了。

這三子,尋常那么精明,怎么就會在此時犯這等糊涂了呢?

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——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嗎?

這幫女人孩子,氣勢洶洶便是要往李春來這邊沖。

李春來卻是渾不在意,只是淡淡的擺了擺手。

“你們想干什么?想造反嗎!”

“老子倒要看看,誰還敢往前?!”

轉瞬。

馬五、劉輝便是帶著十幾號猛男,如狼似虎的擋在了這些女人孩子身前。

這些女人孩子登時便是被嚇了一大跳。

她們之所以敢在此時鬧事,就是憑借一口氣,想在這大庭廣眾之下,會有人給她們做主。

而且,她們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今天恍如有人特意放給了她們消息一般,把她們引過來。

此時,她們好不容易才提起的那口氣,還被提到最高點呢,一下子便是被馬五等猛男給強勢壓制下來大半。

一時直接愣在當面,進退不得了。

其中有個老太婆很機靈,忙是看向劉縣丞那些大佬那邊。

劉縣丞等大佬又豈能傻?

一個個都是眼觀鼻、鼻觀心,看似是看到了她的目光,卻是根本不予以理會。

“哇!”

“老天爺啊,這還有沒有王法了。這光天化日之下,這官府,要草菅人命了哇……”

這老太婆一見大佬們居然不理她,眼珠子一轉,當即便是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殺豬般嗷嗷大叫著痛哭起來。

其他幾個老太婆也都是有樣學樣,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便是呼天喊地的‘罵天罵地罵空氣’起來。

倒是幾個年輕婦人臉皮薄,沒敢跟這幾個老太婆一樣,卻也都是止不住的蹲在地上、哭哭啼啼的抹起眼淚來。

簡直是見者傷心,聞者流淚。

場內諸多大佬豪紳,開始看這些婦人孩子不爽的同時,更多的目光卻是匯聚到了李春來身上。

許多人眼里,已經止不住的掛上了苛責。

若這事情收不了場,那,這位李三爺,可就成了笑話,變成整個沂源的罪人了!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