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6章 李三爺的大型秀場 回到首頁

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6章 李三爺的大型秀場
大明第一吏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6章 李三爺的大型秀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兄弟們,兩大章連發,給船來點支持吧,跪謝

~~

“哇,老天爺哇,還有沒有天理啊,這天底下,還有沒有能說理的地方了哇……”

“青天大老爺啊,求求你們,給俺兒做主哇……”

“嗚嗚,娃他爹……”

“爹,嗚嗚,快放了我爹……”

偌大的廣場恍如是被定格了,只剩下女人哭、孩子叫。m.boyaec.com

那五個被死死踩在地上的漢子,有幾個眼睛里已經露出了止不住的希冀,甚至有人眼睛里都是露出了兇狠。

他們也沒想到事情會鬧到這般。

而眼下已經鬧到這般,大人物們怕是必定不爽了,這小李三兒,接下來還怎么猖狂?

怕是只能把他們先放了!

然而這幫女人孩子雖兇,有馬五等人在前面攔著,卻是根本上前不得來分毫。

特別是馬五那猙獰的狠辣模樣,幾個孩子明明哭不出來,卻是活生生的被他給嚇哭了。

馬五顯然對這種事情駕輕就熟,完全我行我素,渾然沒有半點畏懼。

他很明白,能不能成為三爺的‘心腹’,就看眼前這遭了。

反正有三爺在后面撐著,他也不可能真對這些老娘們兒動手,又怕個球子?

“這,這……”

凌亂中,秦玉奴,林三娘,面紗女人幾女,也完全摸不到線了。

都是不明白,李春來那等精明人物,怎么,突然就給自己找這等不自在呢……

而且。

這事情明顯有不對勁,似是有人在刻意的搞事,要搞他李三爺啊。

可惜,她們就算很想跟李春來交流,此時卻是根本沒有機會。

楊德山已經痛苦的閉上了眼睛,嘴巴里,滿是吃了黃蓮一般的苦澀。

這他娘的叫個什么事兒哇。

好端端的,拼了性命才走到此時,怎么就會碰到這種狗尿不騷的騷腥事兒呢。

李春來此時卻并沒有多看這些女人孩子一眼,他一直在洞察全場,目光主要是匯聚在劉縣丞、王主簿等大佬們那邊。

王主簿剛才雖是低聲啐罵了李春來,可在此時,卻是也不直面李春來的鋒銳,恍如老僧入定,周圍一切都跟他沒關系。

劉縣丞就更不消說了。

一直在把弄著他的指甲,恍如他的指甲比天仙美女還好看。

其他豪紳大戶更不會直面李春來的鋒銳,都是別過目光。

反正這事兒是李春來搞出來,就算天塌了,也該是李春來去扛,和他們又有個鳥毛的關系?

李春來嘴角邊忽的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。

這還真是‘一眼萬年’啊。

一眼,便是看透了眾生。

所以說,魯迅先生會棄醫從文,所以說,偉人才會那么偉大,猶如那天上的星辰一般閃耀!

這世間,想做成點事,到底是有多難?

這時,眼見幾個老娘們哭的嗓子都要啞了,李春來對馬五擺了擺手。

馬五一個機靈,忙是小心翼翼為李春來讓出一條路來。

李春來大步便是走到了這群女人孩子面前。

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一眾剛才還在嗷嗷大哭的女人孩子,登時便是嚇的一哆嗦,都有些不敢直面李春來的威勢,下意識便是要往后退。

“呵呵。”

李春來一笑,一個個掃視過這幾個老的、年輕的女人,很平靜的道“幾位大娘大姐,剛才,我聽你們哭的挺傷心啊,怎么就不哭了呢?這天底下不是沒了王法么?嗯?”

“額……”

一幫女人登時被懟住了,便是那機靈的老太婆都不敢再說話,止不住的便是心虛。

說白了,這五個男人,平日里便都不是啥好貨,坑蒙拐騙,無惡不作。

仰仗的無非他們是沂源縣城里的‘地頭蛇’,都是坐地戶,跟衙門這邊也好,跟縣城里的親戚朋友關系也好,又豈是外來戶可比?

所以很多時候他們都橫行慣了,除了不敢招惹那些真官差、真豪強,誰又把普通老百姓放在眼里?

昨晚,縣衙出事之后,他們偷偷跑回各自家中,也沒少跟老婆孩子老娘吹噓,他們從李三爺身上擼了一把肥美的羊毛。

這幫女人,自也是知道,李春來此時,為何會把她們的兒子、丈夫都拿住。

本來。

這幫女人還想著有大佬能給她們做主,她們這半推半就的撒潑,肯定能把事情平下來。

卻哪想到,這小李三兒著實是有點太橫了哇,便是那些大佬都不敢說話了……

這一來,她們怎還敢亂來?

這小李三兒可是個妥妥的真亡命啊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一個個都不說話了?!不是說我李三兒草菅人命嗎!啊!倒是給我說說啊!倒是當著咱們沂源人的面,好好說說啊!”

李春來的聲音陡然加劇,恍如炸雷般響徹周遭,也直接炸響在這些女人與孩子的心頭。

那機靈的老太婆倒是很想說些什么,眼珠子來回直轉,來回打量。

可看著李春來如此氣勢洶洶的模樣,周圍大佬明顯又沒有人會說話,她只能是強忍住了。

難道,她真要不怕死的去懟這小李三兒?

大家在一起,究竟是‘法不責眾’。

可,若是單獨沖出來,沖到了這小李三兒的槍口上,那不就成了‘槍打出頭鳥’了?

這老太婆的兒子之所以會這么無賴又豪橫,顯然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正所謂‘上梁不正下梁歪’。

若是沒有她這個當娘的護著、寵著、引領著,他怎就會走上這等下三濫的路?

便是老婆都是巧取豪奪而來!

若真要清算起來,她兒子就算不至于殺頭,流放千里、發配到遼東戰場,儼然并不會委屈他。

不遠處的涼棚下,一眾大佬,包括周邊的豪紳,此時也得到了更多的消息,都是了解到了這些女人孩子的來歷,包括她們的一些事跡。

有了這些消息作為支撐,他們此時再看這場面,與前面顯然不一樣了。

這小李三兒,分明就是有備而來啊!

“不說是吧?”

“不說那便我李三兒來說!”

李春來本以為要對付這幫老娘們兒,得出點血、下點猛藥呢,哪想到,到這個程度她們便是慫了,當即便是怒聲叱喝。

幾個年輕婦人登時沒一個敢抬頭。

便是那幾個老娘們兒也都有點不敢直面李春來的威勢,委委屈屈的低著頭。

李春來不再理會她們,竟自掃視周圍人群,旋即大步走上前來,恍如一柄鋒銳的標槍

“諸位爺,諸位父老鄉親,我沂源匪患到底是到了什么程度,大家心里,想必都是有些了解的!遠的不說,就說近的。城南陳家莊,陳家莊大家知道吧?大家知道前些時日,陳家莊到底出了什么事兒嗎?百多條人命啊!百多條人命就這樣沒了啊!

是。

大家現在都是在縣城里,自然不會怕土匪殺到縣城里來!

可,大家難道一輩子都不出縣城嗎?

大家的親朋好友,一輩子都不出縣城嗎?

若是在他們出城的路上,遭了土匪的毒手,死無葬身之地,難道你們心里便能踏實,睡覺還能睡的安穩嗎?!”

“這……”

人群止不住的一陣低低躁動,交頭接耳。

劉縣丞、王主簿等一眾大佬們的面色也都是有變。

這小李三兒這,有點滋味了啊……

給眾人稍稍反應的時間,李春來繼續痛心疾首的道

“父老鄉親們,老少爺們們啊。家事國事天下事!咱們都是連著的啊。唇亡齒寒那。你嘴皮子都沒了,你覺得,你的牙還能舒服了?若我沂源匪患不除,大家伙誰還敢輕易出門?周遭客商,誰還敢來我沂源做生意?難不成,咱沂源人都要當獨戶,關起門來朝天過?”

人群又是止不住的躁動。

許多人都是跟隨著李春來的節奏,下意識便是點頭。

須知。

此時可不比后世,許多工作,網絡便可以解決,現在的人們想要生活,哪怕是縣城里的人,需要與外界交流的頻率也是很頻繁的。

就算你在城里開店,城里也不可能產出全部的貨,你一點都不需要去外面買吧?

更不消說,許多人根本開不起店,只能是做點地攤子小生意。

而這種小生意,更是需要物資與人口的流通。

乃至別說此時了,便是后世的互聯網時代,一旦實質交通被阻隔,又拿什么來發展?

別忘了,后互聯網最大的賣點,便是‘物聯網’,讓各種貨物更快更有效的流通!

見火候差不多了,李春來的話鋒與矛頭同時一轉,直指那五個死狗般被制在地上的漢子

“可他們,他們呢!

我李三兒哪怕借著沂水商行的高利貸,也管他們酒飽飯足,來便先發餉銀與安家銀,只為剿匪事宜!

可他們是怎么做的?昨晚,他們竟然跑了,跑了!

這在戰場上,那就是逃兵啊,殺頭都不為過!

鄉親們,老少爺們們,你們說,這等人,該不該罰?!”

“這……”

“竟有這等事……”

“我滴個親娘來,我可是說呢,為何李三爺今日會這般,原來如此啊……”

人群一陣低低喧嘩躁動。

隨著李春來的解釋,他們終于是明白了,為何會有今天這等場景。

一眾大佬們面色也都是捉摸不定了。

本以為小李三兒這么沖,肯定會得罪丁公公呢,卻不曾想,這小李三兒,簡直就是個猴兒精,這是想面面俱到啊。

可惜。

還真就給逮著了,他們都挑不出毛病來。

“三爺,該罰!這等人,不忠不義,言而無信,根本就不是什么好種兒!”

“沒錯,三爺!里面那個王老二我認識,這人就是個臭不要臉的老無賴,平日里欺男霸女,無惡不作。他老婆都是搶的人家的。還聽人說,他喝醉了酒吹牛逼,他手里還有人命呢!”

“啊?竟有這等事?三爺,必須嚴懲王老二這幫人啊,絕不能讓這種老鼠屎,壞了咱們一鍋好粥啊……”

“嚴懲這些敗類……”

人群躁動了一會兒,不知道是沂源老百姓的覺悟格外高,還是什么其他原因,風向忽然開始變的明確!

轉而整個氣氛都是被帶動起來。

片刻功夫,‘嚴懲這些敗類’的口號,便是潮水般劇烈的響徹起來。

場內五個人,登時便是面如死灰。

而他們的婆娘、老娘、孩子,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,根本就不知所措,從沒想到,會發生這等事啊。

這是,破鼓萬人捶了啊,這還怎么玩……

“媽媽,不對勁。不對勁呢!人群這邊,好像有點貓膩……”

就在人群止不住躁動的同時,這邊馬車里的秦玉奴,卻是下意識便一個機靈,忙是看向了林三娘。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