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8章 大戶人家的場面 回到首頁

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8章 大戶人家的場面
大明第一吏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78章 大戶人家的場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李春來一時都有些無法形容此時的感覺了。m.lnwow.net

有著那個靈魂的支撐,特別是最近他又去了翠煙閣,見過秦玉奴,包括林三娘、瓶兒眾女,再加之陳家莊‘西施’般的錢月兒,李春此時也算是見了美女的。

可,暮然看到眼前貴丫鬟打扮的初雪,李春來還是有著一種有點控制不住的驚艷之感。

沒錯。

就是驚艷!

眼前的初雪,跟錢月兒有著類似的感覺,小臉兒也就巴掌大小,卻是明顯比之錢月兒更為健康,肌膚真的是恍如凝脂。

那大大的眼睛,長長的睫毛,小巧的瑤鼻,特別是那櫻紅的菱形小嘴,幾如就是從后來島國漫畫中走出來的人物。

就恍如李春來正走在荒涼陰翳的山野間呢,忽然發現,路邊,有一株他叫不出來名字、卻是無比好看、充滿芬芳的花兒,陡然綻放開了。

而且,只為他一人綻放……

“你,你叫初雪?怎么,找我有什么事兒嘛?”

李春來雖是拼了命的在強撐著,不讓自己失態,不想弱了氣場,可生物的天性擺在這里,讓李春來的聲音止不住便是略有嘶啞。

但‘嘭嘭嘭’的劇烈心跳,特別是他漆黑眸子的里那種深邃,都已經是有些遮不住他此時的那種躁動與渴望。

初雪儼然有點害怕李春來,畢竟,李春來不僅聲名在外,剛剛,她也是親眼見識過李春來威勢的。

可,女性天生的那種強大又敏銳的感覺,又讓她感覺到,眼前這個聲名在外的年輕男人,已經是被她吸引了。

這讓初雪芳心中止不住便是有了一種羞澀又驕傲的感覺。

即便她此時無法擺脫她的命運,但她相信,只要她努力,耐心,精準,一定會改變她的命運。

“咯。”

她忽然止不住羞澀的輕輕一笑:“三爺,請您這邊來,我家小姐,有些事情要見您……”

李春來陡然被她這盈盈笑意一晃,差點就目眩神迷,不過,這卻也讓李春來一下子清醒過來,神志迅速清明了不少。

笑著一抱拳道:“那就有勞初雪姑娘了。”

初雪本以為能更勾著李春來一些,也算是提前布條線,誰曾想,李春來居然這么快就回過神來,芳心中止不住驚詫。

要知道,她的‘白蓮秘術’,就算比不過她家小姐,卻也算是小有所成了。

以往幾乎是百戰百勝的鋒銳,此時,卻是被這小李三兒這么輕易便是避過去了……

但李春來這邊已經是有了動作,初雪這邊也來不及思慮,忙是收斂心神,扭著盈盈小腰,款款走在前面給李春來引路。

周圍,不少李春來的麾下已經是注意到了這一幕,特別是初雪那窈窕纖細的身段。

可看到李春來跟初雪說話,誰又敢多看?就算心里再舍不得,卻是也只能別開了目光。

這種事,那是想都不能想滴呀。

跟著初雪的倩影,一路來到馬車這邊,李春來心神不由更為清明。

他剛才隱隱感覺到,初雪這嬌俏的小娘皮,身上似是有哪里不對勁,可,究竟是哪里不對勁,李春來一時卻又說不上來……

不過。

有一點李春來是能肯定的了。

初雪的官話雖說的很標準,但不經意間,還是流露著一絲吳語的嬌軟甜糯。

再加之她的肌膚與身段,她儼然絕不是沂源本地人。

李春來以前便是聽人說起過,南方水土養人。

那些大青樓,往往會從南方尋找苗子,哪怕是從北方尋找的苗子,也會帶去南方養上幾年,讓她們更為溫潤可人兒。

幾年前,對于還是那個單薄鄉野少年的李春來而言,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見到這等人物,此時卻是……

這也讓李春來胸腹間的熱血止不住的燃燒著,翻滾著!

男兒大丈夫,必須得往前走啊!

李春來過來的這工夫,馬車內,面紗女人也一直在更仔細的打量著李春來,自也包括初雪。

初雪這邊的小動作雖已經很隱秘了,卻還是沒有逃得過她的目光,這讓她面紗嬌艷的紅唇,止不住便是露出了一抹冷笑!

這小丫頭片子,這才到哪兒,就想撬她的墻角了?

“小的李三兒,見過,見過這位小姐……”

這時,李春來很恭敬的躬身在馬車外行禮。

這便是他李三兒的人生哲學。

在沒有觸動他的利益之時,他李三兒絕對是比哈巴狗還要更溫順乖巧,絕不會輕易與人為敵的。

但若觸動到了他李三兒的切實利益——

那,就要看對方頭夠不夠鐵了!

“呵呵,三爺,奴家在前面不遠便有座小宅子,里面已經備下了些許茶酒,不知三爺可否移步,跟奴家喝杯茶,聊聊天呢?”

馬車簾子并未打開,里面傳來了一個略有慵懶又稍有嘶啞的性感聲音。

如果說初雪的聲音,是在‘黃鸝’中也能鶴立雞群,很容易便是能讓人分辨出來。

馬車里這女人的聲音,就是鶴立雞群中的鶴立雞群,根本就不用分辨的,那種辨識度太高了,讓人過耳難忘。

哪怕此時李春來早已經平復,胸腹間卻還是有著一陣莫名的激蕩,止不住將掀開這馬車的簾子,看看這聲音的主人,到底長個什么模樣?

靜了片刻,李春來用力咬了下舌尖,這才是又迅速恢復了清明,卻是微微有點皺眉。

今天這,真有點邪乎了。

不論是初雪這俏丫鬟,還是馬車里這女人,總讓人感覺有哪里不對勁呢。

李春來其實很不想現在便與這莊家人有什么牽扯,畢竟,他現在即便小有成就,可跟莊家這等龐然大物,還是沒有什么可比性。

但這邊,初雪已經引領來另一輛小一些的正常馬車。

大馬車里的女人聲忽然笑道:“初雪,你陪三爺上車。”

“是。”

初雪本來俏臉上還掛著笑,可一聽這話,嬌軀忽然一個機靈,似是明顯有些害怕。

饒是她掩飾的很好,但是李春來還是捕捉到了這一瞬。

這讓李春來微微有些皺眉。

更讓李春來皺眉的是,馬車里這女人,儼然有點霸道了,根本就沒問他李三爺怎么想。

“三爺,請……”

可這時,初雪已經是撩開了馬車的簾子。

李春來猶豫片刻,終究還是對初雪點了點頭,大步上了馬車。

莊家究竟是對他李三兒有著很不弱的主動權,而且,他李春來縱然此時有了些名氣,但馬上便要面臨剿匪戰場,說白了,值得利用的價值并不大。

所以,李春來也不怕莊家會對他出什么幺蛾子。

乃至還有可能,讓莊家認可他是一支‘潛力股’,從而在剿匪事務中,為他李三兒平添某種幫助。

李春來上了馬車,還沒來的及打量馬車里的陳設,初雪已經跟了進來,俏臉略有緋紅,周身那盈盈的幽香,竟自便是鋪展在馬車內這并不算太大的空間內,也直入李春來肺腑。

看李春來下意識看向她,她的俏臉止不住更紅,有點不敢看李春來的目光,忙是羞澀的垂下了頭,低低道:“三爺,奴婢,奴婢給您拿茶點吃……”

看著初雪受驚小鹿般慌亂的模樣,李春來雖是舍不得移開目光,但還是強忍著移開了目光,開始打量馬車內的陳設。

說出來也不怕別人笑話。

他李春來長這么大,還是第一次坐這等真正意義上的馬車。

馬車里有兩排實木制的軟座,上面都鋪著毛茸茸精致的獸皮毯,地上還有繡著花的地毯。

軟座中間有一張似是紅木的小桌。

在車廂靠近車夫的那前段,還有兩個精致的小豎柜子,里面儼然是放著東西。

此時初雪便是在這小柜子邊忙碌。

李春來的目光先是落到了小柜子上,但轉而便是又落到了初雪嬌俏的背影上……

然而初雪雖是沒看李春來,但女人的直覺儼然是極為敏銳的,她的嬌軀下意識便是有些發僵了。

“呀。”

忽然,她似是一個不小心,將一個小碟子掉在了地上,忙是一聲嬌呼。

李春來也陡然回過神來,猶豫了一下,并未幫她收拾,而是掀開了簾子,對不遠處正在看熱鬧的馬五、劉輝等人道:“我出去一趟,你們告訴洪爺和六子他們一聲。”

馬五還是很機靈的,忙是重重點頭:“是,三爺。”

看著馬五急急跑到了院子里知會洪斌,李春來這才是稍稍放下心來,合上了簾子。

旋即也不再看初雪,閉上了眼睛,靠在軟座上閉目養神。

以前,總是聽人說,大戶人家如何如何的奢華,又如何如何的牌面,但這玩意兒,見過的究竟是少數。

而且,鄉野間的‘土豪’們雖是都不弱,可土豪跟土豪之間,儼然也是有著巨大差距的。

一葉豈能障目?

這就導致很多東西,很多時候都不好描述,鄉野間許多閑散漢子,甚至因為這種爭吵斗毆,搞的頭破血流。

李春來此時雖是第一次見這種.馬車,但直覺帶給李春來的感覺:這莊家小姐的待客馬車,怕是就已經比他們泉子村那位劉老爺的馬車要好許多了。

這種好,可能并不單單只指一方面,而是一種全方位的精致感。

說白了,與這位莊家小姐相比,那位劉老爺,不僅要低上一個甚至幾個等級,更是糙老爺們……

而莊家小姐待客的馬車都已經是這等級別,那~,她本身乘坐的那輛大馬車,又該是何等級別?

這讓李春來心里吃味的同時,卻也是止不住的神往。

雖暫時不能至,心卻是向往之!

什么時候,他李春來李三兒,也能讓他的老娘,姐姐,未來的老婆孩子,也能享受這等生活質量?

那才不枉來這世間走一遭啊。

就在李春來亂七八糟的想著的時候,初雪這邊已經幫李春來收拾完茶點,小心擺在了桌子上,馬車也隨之開始啟動,車輪‘吱嘎吱嘎’的開始滾滾向前。

初雪本以為李春來此時這種閉目養神,只是為了避免尷尬。

卻不曾想,李春來這時就恍如睡著了一般,馬車已經行出幾十步了,李春來還是沒有動作。

這……

如山般的壓力,陡然便是壓在了初雪那瘦弱的小肩膀上。

她此時也有點想明白了,她家小姐,為何會做出這種安排,讓她來接待這位李三爺。

若是她不能把握住這等寶貴的機會,李三爺到時候不為她買賬……

依照她家小姐的性子……她還能有好嗎?

想著,初雪不由咬緊了銀牙,俏臉有些病態般、紅的都要滴出血來,鼓足勇氣來到李春來身前,低低道:“三爺,您,您嘗嘗這些茶點吧,這幾個小甜餅,都是,都是奴婢親手做的……”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