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81章 小姐,俺要宰了他! 回到首頁

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81章 小姐,俺要宰了他!
大明第一吏第一卷,風起青萍之末 第81章 小姐,俺要宰了他!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“姐,您看,您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小弟去做,您只管招呼小弟便是。m.wanmeicoin.com小弟必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。只是姐您也知道,小弟究竟只是個泥腿子,位卑職低,能做的事情怕也不多,就是怕耽誤了姐您的大事啊……”

李春來并沒有給莊家小姐太過思考的時間,忙是起身來,狗一般點頭哈腰的行禮。

卻是只字不提初雪的事情。

這讓莊家小姐背后的初雪俏臉一下子便是有些煞白。

難道……

她拋卻了她的自尊與矜持,完全是拼上了性命,主動對眼前的李春來投懷送抱,卻是……分文不值嗎?

莊家小姐美眸登時也止不住狐疑的看向了李春來,轉而又余光看了看旁邊的初雪,又看回李春來。

縱然她剛才并沒有審問初雪,可以她的閱歷眼界,包括對初雪的熟悉了解程度,就算初雪在強力遮掩著,卻又豈能逃得過她的眼睛?

然而。

在此時。

這小李三兒竟然油頭滑腦,不僅把初雪這邊甩的一干二凈,連自己這邊也給繞進去……

可這小李三兒若只有這點本事,怎可能在這短短時間就走到此時?

難不成,他真的只是運氣好?

便是莊家小姐芳心中一時也止不住的有些自我懷疑了。

不過,她究竟比李春來和初雪都要年長許多,見過的大風大浪自也是更多,她很快便是從李春來的油滑鎮定中找到了貓膩。

若這小李三兒真是只靠運氣,那怎么可能?

剛才在衙門門口那一出,她可是親眼所見,這小李三兒的那種干脆果決,完全是由內而外,這怎能做的假?

這廝,儼然是比自己想的還要更機靈,也更有意思啊。

旋即,莊家小姐也不說話了,只是狐貍精般‘咯咯’嬌笑的看著李春來。

在衙門廣場時,她便已經對李春來很有興趣,到此時,親身與李春來接觸,那種興趣儼然又被放大了許多。

“……”

看著莊家小姐這放浪卻又說不出的性感、儼然魅惑魔女般的模樣,李春來周身已然是出了一層白毛汗。

這個風騷的俏娘們兒,有點邪乎的,事情不太好搞了啊。

可此時,主動權究竟在莊家小姐手中,李春來就算著急也很難主動,只能是拼了命的先忍著,狗一般憨憨的對莊家小姐傻笑。

初雪這時已經陷入了絕望狀態。

怎想到,她好不容易、拼了性命才碰到李春來這么一個,有很大可能把她拉出苦海的人,卻是沒想到,李春來這小李三兒,儼然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,銀槍蠟頭啊。

這可怎么辦?

難道,她的命真的就這么苦么?

但初雪還沒來得及感慨她的命運,莊家小姐忽然出聲道“三爺,您觀,我這侍女初雪如何?”

“我艸¥!”

李春來心里止不住的便是狠狠啐了一口,他已經裝烏龜般的孫子了,這魔女,竟然還是不肯放過他……

但李春來心里還是存著最后的一絲僥幸,忙龜奴一般訕笑道“姐,您的眼光,那必定是天上的仙子一般,小弟怎敢多言?”

這邊,初雪隱隱已經預感到了什么,只感覺兩眼昏花,腿肚子都有些抽著了,站都站不穩,恍如整個世界都在離她遠去。

她顯然,已經是賭輸了……

等待她的,怕必將是地獄深淵……

“咯咯。”

莊家小姐顯然不會理會初雪一個卑微丫頭的心思,止不住又是嬌笑

“三兒弟弟,你這話吧,姐姐還挺愛聽的。也沒枉姐姐我花費了這么大的心思,把初雪這賤丫頭拉出泥坑子,又不惜代價的培養了這么多年。

不過,三兒弟弟,姐姐本以為你對初雪這丫頭很感興趣呢,卻沒想到三兒弟弟你竟然是鐵石心腸。

也罷。

既然三兒弟弟你看不上初雪,那肯定是姐姐沒把她培養好,這臭丫頭學藝不精啊。

那,姐姐留著這等廢物還有何用?”

說著,就在初雪驚駭欲絕的目光中,莊家小姐沒有絲毫表情的呼道“三叔!”

“小姐,老奴在這呢。”

片刻,那山羊胡管家便是狗一般快步拱著手進來。

如果說李春來剛才裝狗、裝龜奴,有著某種說不出的生硬,那此時,這位山羊胡的三叔,就是爐火純青、登峰造極,完全是教科書一般的‘老狗’了。

李春來此時已經意識到了什么,不由瞪大了眼睛,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。

便聽莊家小姐冷笑道“三叔,傻大呢?傻大為我莊家鞍前馬后這么多年,卻是連個媳婦兒也沒娶上。三叔,你把他叫過來,本小姐今天就給他做主了,幫傻大娶一房好媳婦兒!”

“是,小姐!”

狗一般的三叔馬上便是唱大戲般繞著圈快步出去。

“小姐,奴婢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“這里有你個賤丫頭說話的份兒?”

這時,已經快瀕臨極限的初雪,美眸中已經滿是眼淚,剛想說些什么,卻是直接被莊家小姐冰冷又無情的打斷!

那一瞬的殺伐果決之感,直讓李春來都是汗毛倒豎。

饒是李春來此時也算是經歷了一些風浪,可,哪怕是面對那丁公公,李春來都是沒有產生這等危機感。

儼然。

這莊家小姐,是個吃人都不會吐骨頭的畫皮鬼啊。

“嘿嘿,小的傻大,見過小姐!哼哼,小姐,您真美啊,嘿嘿……”

李春來還沒來的及驚悚完,不遠處便是傳來了一個牛一般的聲音,隨之而來的,還有一種不可描述的惡臭味道。

恍如這個人天天住在牛馬窩棚里,已經好幾年都不洗澡了。

李春來忙看過去。

卻登時便是止不住的閉住了呼吸。

只見。

門口來了個恍如山一般高壯、披頭散發、渾身衣衫襤褸、脖子的灰都像是雕刻一般的‘野人般’猛男。

這野人般的猛男哪怕是跪下給莊家小姐磕頭行禮,卻竟比旁邊彎著腰憨笑著的山羊胡管家三叔還要更高點。

只看身高,他怕是至少要兩米以上。

而且,這傻大一邊給莊家小姐行禮,一張‘血盆大口’里還止不住的流著哈喇子,眼睛也是‘豆眼’形狀,儼然腦子并不太好。

怪不得莊家小姐喊他‘傻大’呢,這他娘的還真是傻大……

可即便是這樣,李春來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的那種危險!

這廝的體格,簡直了。

套用那個靈魂的話來說,這簡直是頭人形‘金剛’啊。

若只用拳腳,怕李春來、洪斌、陳六子、劉黑子等人都加在一塊兒,也絕不是他的對手……

“呵呵,傻大,你個憨貨,嘴巴倒是越來越甜了呢。我聽三叔說,你這幾天想娶媳婦了?”

莊家小姐看到這傻大雖也止不住的惡心,卻故作十分開心的樣子,笑吟吟的對他魅惑道。

“哼哼……”

傻大忙猩猩一般連連點頭,一邊又止不住憨憨傻笑,露出了一口恍如‘黃石公園’一般的大板黃牙,“小姐,傻大要娶媳婦兒,傻大做夢都想娶媳婦呢,哼哼,嘿嘿……”

說著,他又動物般抽動起了他的鼻子。

室內本來就不太好聞的空氣,登時便是又濃郁了許多,讓人直忍不住想作嘔。

“那,傻大,你看本小姐身邊這丫頭如何啊?”

說著,莊家小姐便是玩味卻又絲毫不容人質疑的、對著初雪將她白嫩的玉手猛的往前一伸。

“嘿嘿,好,好,很好,謝謝小姐,傻大謝謝小姐,哼哼,傻大有媳婦了,傻大有媳婦咯……”

傻大自早就看到了初雪,登時便動物一般的興奮。

但這時,莊家小姐身后的初雪卻是如遭雷擊,幾如就要癱軟在當場。

可惜。

她顯然沒有勇氣去反抗莊家小姐,無比艱難的呼吸著,又死死的閉上了眼睛,幾如是世界末日般跨出了一小步。

“磨磨唧唧的干什么?沒聽到本小姐的話嗎!!”

莊家小姐卻不給初雪絲毫留戀墨跡的時間,忽然猛的一拍桌子。

那等威嚴,簡直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,便是李春來都被她掌控住了心神的節奏,嚇了一大跳。

“是……”

初雪眼淚已經猶如涌泉,整個人就恍如一片被秋風吹起的落葉,周身再沒有半分力道,卻只能是繼續向前。

可她顯然已經腿軟了,一下子摔倒了在地上,嬌艷的紅唇都被磕破了,櫻紅的鮮血之流,卻是根本不敢發出任何聲音,更來不及收拾,趕忙小獸般急急爬起來,又往前走。

李春來的心登時也被初雪的動作完全牽引,周身幾乎都要炸裂開來。

饒是他已經知道這就是莊家小姐的局,可,這莊家小姐著實太過歹毒了,而且李春來絕不會懷疑,她絕對會毫不留情的舍棄初雪這么一個卑賤的丫鬟。

“慢著!”

就在初雪已經邁過莊家小姐的位置,就要踉蹌的朝著那邊恍如地獄深淵般的傻大那走過去的時候。

李春來終于是扛不住了,‘啪’的猛一拍桌子,拍案而起。

初雪登時一個機靈,猛的回身看向李春來的方向,美眸中止不住便是燃燒起了新的希冀。

饒是與李春來接觸的時間,只有這短短一刻鐘,可,李春來的聲音,就恍如一道閃電,已經是劈入了她的靈魂,她一輩子都不可能再忘掉。

“咯咯。”

“三兒弟弟,姐姐本以為,你還能再堅持一下,等到初雪再往前走幾步呢。看來,姐姐還是想差了呀,三兒弟弟你是個情種,還真的疼你這個小情人兒呢?”

莊家小姐顯然也被李春來的拍案而起嚇了一大跳,但轉而便是止不住的‘咯咯’嬌笑。

“小姐,這小猴子是誰?他難道要搶俺媳婦嗎?”

這邊,傻大卻是不干了。

饒是他還在跪著,周身許多毛發卻恍如就要被風吹起來一般,吹胡子瞪眼。

伴隨著他的威勢起來,周圍那種不太好聞的味道,登時便是越來越濃,儼然達到了一個極限,直能把人熏暈過去。

“傻大,不是本小姐……”

“你閉嘴!”

這邊,莊家小姐剛要挑釁的對傻大解釋,卻是被李春來有些粗暴的剛猛打斷!

然后。

就在莊家小姐有些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李春來已經大步走到了傻大身前也就三四步的距離。

雖然依然是傻大跪著,李春來站著,但李春來卻依然沒有跪著的傻大更高。

李春來卻絲毫不懼。

周身氣勢恍如烈焰般暴虐升騰,無比冷冽的道“傻大個,不想被老子把你丟大鍋里烹熟了喂狗,你現在,就給老子滾遠點!滾!”

“哼哼!”

傻大止不住再次發出了野獸一般的‘哼哼’聲,整個人已經要爆炸了,金剛一般變形的嘶吼道“小姐~~~~~,俺不管了,他跟俺搶媳婦兒,俺要宰了他!!!”

話音還未落,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只暴起的超級大蛤蟆,雙腿猛然發力,便是帶著他周身龐大的重量,臭氣熏天的朝著李春來直撲過來。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