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82章 躺平完活 回到首頁

第82章 躺平完活
大明第一吏第82章 躺平完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傻大的腦子顯然不太好使。m.kan8zw.com

饒是他的體重、力量,都是遠超過李春來數倍,暴起的威勢更是相當駭人,可李春來的靈巧,特別是李春來的那種狠辣與果決,又豈是他能比擬?

當李春來站出來,要阻止莊家小姐的時候,他就已經決定要把這傻大放倒,用來殺雞儆猴了。

說時遲,那時快!

就在傻大大蛤蟆般撲向李春來的瞬間,李春來已經比他更快的有了動作。

傻大還沒有撲到李春來身邊,李春來已經閃身到一旁的大青瓷花瓶旁,瞬間便是拎起了這只至少半人高的大青瓷花瓶。

“宰了你這狗雜碎!!!”

傻大一擊撲空,大吼一聲,便是急急尋找李春來。

這時,李春來已經猶如下山猛虎,瞬息便是來到了他的身后一側,旋即,暴虐的跳起來,手中的大青瓷花瓶,朝著傻大的大后腦殼便是掄過去。

“啪啦!”

下一瞬,空氣中忽然傳來恐怖的碎裂之音,眨眼便是青白的瓷片橫飛,鮮血四濺。

但便是李春來一時都有些懵了。

剛才他這一擊的時候,傻大并非是沒有做出反應,很敏銳的轉過了一部分頭。

但他體型太大,身體反應究竟有點慢,手臂還沒抬起來呢,李春來這一記大花瓶已經到了。

‘啪啦’碎裂之間,傻大的臉、頭部,直接便是被李春來這一記大花瓶給‘花’了。

可~,恐怖的是,饒是李春來這一擊力道已經很不弱,但傻大的先天條件著實是太恐怖了。

他有點懵,卻是并沒有倒,就像一頭滿頭是血的金剛一般,呆萌的傻愣在當場。

“我¥!!”

李春來一時都知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心情了,這什么玩意兒啊,還是人嗎……

但此時任務儼然沒有完成,李春來也來不及多想,閃身便是退到一旁,抄起了一把椅子。

莊家小姐這客堂內,家具雖然都不是什么好木頭的,卻也都是實木的,這把椅子重量儼然已經很不弱了。

“小姐,俺要殺人了!!!!!”

就在傻大終于反應過來、金剛一般怒吼的時候。

李春來忽然大吼一聲“傻大,看,快看那邊,那邊有人搶你媳婦兒啊!”

“啊?”

“誰敢搶俺媳婦兒!!!俺要宰了他!!!!”

傻大的腦子儼然有點可愛了,特別是李春來精確的抓住了‘媳婦兒’這三個關鍵字。

這貨登時便是急急看向莊家小姐和初雪那邊。

然而。

就在莊家小姐和初雪無比驚悚的目光中,李春來已然動了!

他就像是一頭暴起的獵豹,陡然便是高高躍起,掄圓了手中的椅子,竟自便是朝著傻大的大后腦殼招呼過去。

剛才大青瓷花瓶那一下,傻大就有些懵了。

此時,他就算是聽到了背后不善的風聲,可想做出什么反應來,卻是已經不是慢半拍的事兒了。

“哐!”

下一瞬。

只聽一聲悶哼,金剛一般的傻大,腦后便是陡然鼓起來一個巨大的大包。

而前面,他滿臉是血的金剛般大臉上,止不住的便是翻起了大白眼,狗一般的伸長了舌頭,‘轟隆’一聲,直接倒在了不遠處的青白碎片遍布的地毯上。

“哐當!”

李春來竟自丟掉了這張居然還沒有變形的椅子,拍了拍手,旋即,直接邁過了昏迷不醒的傻大,看向莊家小姐道“姐,你這個玩笑,一點都不好笑!”

靜。

傻大周身的臭味與新鮮的鮮血味道彌漫之間,整個堂內已經是一片安靜。

莊家小姐儼然也沒想到,李春來居然會在她的眼皮子底下,在她的面前,如此干脆的便把傻大給放倒了。

特別是李春來剛才所表現出來的那種狠辣與果決,直讓她都止不住的汗毛倒豎。

她終于是有些明白,李春來這小李三兒為何能走到此時了。

他才是個‘真?亡命’啊……

“呵,呵呵。”

但莊家小姐很快便是調整過來,渾然不懼李春來此時這充滿著血腥味道的威勢,竟又止不住的笑起來

“三兒弟弟,這可是姐姐我的府上,即便咱們有著婚約,可我究竟還沒有進你們李家的門!你這樣,在姐姐我的眼皮子底下,公然壞我府上的規矩,如此狠毒的出手傷人,這~~,說不過去吧?”

“呵。”

李春來這時也是一笑,高高舉起了兩條手臂,看著莊家小姐的眼睛道“姐,我不是說了嘛,我認輸了,也認慫了。你想讓我李三兒如何,你只管說便是。我打傷了這位兄弟,需要我賠多少銀子,你只管說個數,我李三兒絕不還價!但是有個前提,希望姐你~~,成人之美,把初雪給我如何?”

“咯咯……”

莊家小姐止不住咯咯嬌笑,美眸中卻是充滿著冷冽的輕蔑“李三兒啊李三兒,你真是打的好算盤啊。合著,好處全讓你李三兒一個人沾光了不是?還開價?”

說著,她那種輕蔑不由更甚,道“行!既然三兒弟弟你如此暢快,那我莊玉碟也不能拖后腿不是?初雪當初我是五百兩銀子買的,便給你算這個價。但是,這些年我培養初雪,至少花費三千兩以上。而你又在我的府上,打了我的人,還不知死活,如此不給我面子,我收你點補償,不過分吧?”

“不過分!”

李春來已經意識到這莊家小姐要獅子大開口了,此時卻根本沒有選擇,只能是硬著頭皮道。

“咯咯。”

莊家小姐嬌笑“三兒弟弟果然是痛快人!既然你認這個說法,那便出一萬兩銀子吧。一萬兩銀子,一手交錢,一手交貨!初雪你帶走,今天的事兒,我莊玉碟便絕不再計較!不過,一碼事是一碼事!三兒弟弟,咱倆的婚事,可不在其列喲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初雪這時已經緩過來點氣,卻是止不住又被嚇回去,無比驚悚、卻又止不住充滿著希冀的看向了李春來。

一萬兩銀子……

李春來會,會出這一萬兩白花花的銀子,為她贖身嗎……

“呵呵……”

李春來此時除了笑還能做什么嗎?

這莊家小姐,這是殺人都不待用刀的啊。

開什么玩笑?

他李三兒便是去賣腎,難道還能值一萬兩銀子?

李春來終于明白——

或許,從莊家出現的那一刻,特別是這位閨名‘玉蝶’的莊家小姐一出現,他李三兒,已經是死死的被她給吃定了,根本就沒有選擇余地的……

“姐,你看,這話說的。咱倆是啥關系?直接談這等黃白之物,那不是太俗了?那啥,能打欠條不?我給你打一萬一的欠條,我先把初雪帶走如何?反正我李三兒就在這沂源衙門里當差,又跑不了,肯定不會賴賬。姐,你看如何?”

既然那啥已經是無法反抗,李春來也不想反抗了,直接躺平完活。

就算真娶了這莊玉碟又怎的?

不也就這么回事嘛。

須知,古往今來,多少英雄豪杰,最初都是靠著吃軟飯才走上那康莊大道的?

不說頂級高手大耳賊劉老大了,便是高祖劉邦,武帝,包括后來的李二,趙二,乃至是國朝太祖爺朱重八。

哪個又沒吃過軟飯?

君不見,強如武帝,當初沒上位、跪舔陳阿嬌時,又是何等模樣?

正所謂‘金屋藏嬌’是也。

然而,一朝得勢,天下盡在縱橫睥睨,便只留有后人那句經典的感嘆“君不見~,咫尺長門閉阿嬌,人生失意無南北。”

連那等最頂級的豪杰之輩都是如此,他李春來李三兒,此時這點小委屈又算啥?

這還叫事兒嗎?

“咯咯。”

“三兒弟弟豪氣啊。不愧是我莊玉碟的男人!成交了!”

“不過,三兒弟弟,倒不是姐姐我不信任你,你的欠條不好使,但是莊家究竟非姐姐我一人便能做主。初雪在我莊家,身份還是不低的。

你看這樣如何?

今日,便讓初雪伺候你,姐姐我也不能讓我三兒弟弟吃虧不是?

不過姐姐我的建議是,三兒弟弟,你最好不要破初雪的身子。否則,下回再見,有些事情,姐姐也不好說清了不是?

三兒弟弟以為如何?”

莊玉碟笑吟吟的看向了李春來,已經沒了那種魅惑,而是溫潤如玉。

“這個……”

李春來看看莊玉碟,又看看俏臉已經紅透了的初雪,一時卻不知道該說啥了。

縱然此時李春來并未曾真正經歷過那男女之事,但他也不傻,莊玉碟的這個說法還是很靠譜的。

畢竟,初雪是不是處子,一查便可知。

但若李春來與初雪更進一步,初雪卻是不能跟在李春來身邊,而是跟在她莊玉碟身邊——

那下一次再見,很多東西就真不好說清楚了。

讓李春來有些無奈的是——他根本就沒想到,莊玉碟會如此輕易便答應下此事……

須知,這等欠條,并不怎么值錢,他李三兒認不認帳,到時候還真不好說。

便是初雪,若是真到了生死攸關的大局上,又算個什么?

可莊玉碟竟然并未對他李三兒提出什么具體的要求……

而她既然不提要求,儼然就不是他李三兒不地道了,片晌,李春來便是拱手道“姐姐的恩義,三兒我銘記于心。日后,姐姐但有差遣,我李三兒必盡心竭力,絕不會有半分推諉!”

“咯咯。”

莊玉碟嬌笑“三兒弟弟,有你這句話,姐姐我就放心了呀。不過,三兒弟弟,姐姐忽然想起來一件事。今天,你就要去東大牢那邊上任,晚點丁公公還要過來,你這時間,怕是安排不開吧?現在正巧也到飯點了,不若,便讓初雪服侍你,先去洗個澡,在姐姐這用點餐,再去忙你的正事,如何?”

“噯……”

李春來登時一愣,暮然想明白了什么。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