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上一頁 第83章 東大牢 回到首頁

第83章 東大牢
大明第一吏第83章 東大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兄弟們,關于更新,船稍微說幾句。m.zhulang.me

新書期還是有點漫長的,船這邊也得hlod著,但是上架之后,船必定會加快速度的。

船在我大縱橫這么多年,人品還是有保障的吧。

這本書到現在,情節基本上是鋪開了,雖然船很多時候筆力低微,卻是達不到想要的那種效果,但是想表現的,基本都表現出來。

兄弟們,小破船起航了,有能力的兄弟們,來給船點支持吧。暫時沒有太多經濟能力的兄弟們,也來縱橫給船點擊下,收藏下,船感激不盡,拜謝。

今天繼續三更一波,就是這么任性

~~

“公子,奴婢,奴婢服侍您洗澡……”

不是太豪華卻是足夠寬敞透亮的房間內,李春來有些木然的剛踏入浴桶沒片刻,還沒來的及盤算他到底被莊玉碟坑了多少,不遠處,便是傳來了一個熟悉的羞澀嬌嫩聲音。

旋即,一身綠裙的初雪便是滿臉羞紅的出現在了身前。

看著就猶如一朵深谷幽蘭般的初雪,李春來很想給她個笑臉,卻是怎么也笑不出來……

無怪乎先賢言“英雄難過美人關。”

他李春來李三兒還不算什么英雄呢,卻已經是在莊玉碟這等‘糖衣炮彈’下潰不成軍。

若是真正的英雄,那,又該面臨何等誘惑?

“公子,您,您不喜歡初雪了嗎……”

初雪本來正充滿著羞澀的希冀,無比慶幸她命好,真的是遇到了‘良人’,哪曾想,這好一會兒了,李春來竟然沒啥反應的。

這登時讓初雪又重新墜回冰窟里,而且是比之前還要更甚更恐怖。

她此時已經被貼上了李春來的‘標簽’,若李春來不要她……

“額,初雪,你,你,你還好吧?”

李春來這才反應過來,忙是‘嘩啦’從水中站起身來,想拉初雪的小手。

但轉瞬李春來又覺得不對勁了,忙又一下子縮回到水里……

那等表現,直比初雪還要更為稚嫩與青澀……

初雪這時也意識到了什么,剛剛失去了不少血色的俏臉,陡然便是變的比剛才更紅,簡直連脖頸都要紅透了,忙是無比羞澀的垂下了頭。

但或許是女性在這方面,天生便對男性、特別是‘初出茅廬’的男性有著壓制,初雪低下頭的同時,卻是止不住偷偷看向李春來……

數秒鐘之后,李春來這才回過神來,直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鉆進去……

他堂堂李三兒李三爺,大風大浪都過來了,今天,怎么就在初雪這小丫頭這翻了船……

忙是深呼吸幾口,調整了一下節奏,故作沒事的道“初雪,你,你過來服侍爺……”

初雪本來也緊張,可,看著李春來的手臂都在無意識的發抖,心中止不住便是想笑。

誰能想到,大名鼎鼎的李三爺,在這方面竟然……

不過,這也讓初雪更加珍惜與李春來相處的機會,她真的是被老天爺垂憐,撿到寶了啊。

忙是故作羞澀又害怕的來到了李春來身邊……

……

大半個時辰后,直到離開了莊家這座大宅,李春來還是有些久久回不過神來……

雖然之前在翠煙閣時,李春來與林三娘有過一次很親密的互動,但那次,說實話,不僅黑燈瞎火的,李春來因為種種原因,也一直在緊繃著,除了有點懵,還是有點懵……

但這次與初雪……

李春來儼然是完整的經歷了整個過程……

特別是初雪流露出來的那種情意,便是現在李春來的心還是有些止不住的顫動……

但即便還沉吟在初雪的曼妙中不可自拔,李春來腦海深處,卻不自禁的便是想起了那句名句

“可憐無定河邊骨,猶是春閨夢里人。”

若不是他李三兒前面那么拼命,腦袋別在褲腰帶上,一步步踏到了今天這等位置。

像是初雪這等美嬌娘,又怎能輪的到他李三兒染指?

馬車止不住的顛簸之間,李春來眼前,恍如真的見到了無定河邊,那漫山遍野的皚皚白骨,心緒也逐漸開始平復下來。

今日與莊玉碟的會面,李春來雖到此時依然還是有點懵,但李春來卻也是把握了兩個主旋律。

第一,莊玉碟這個妖精般的女人,坊間風傳,怕絕不是她的本色,她的軟、硬實力,恐怕比想的還要更甚許多。

其二,莊玉碟肯定是對他李三兒有要求,但今天卻并沒有提,這在很大程度上也說明——

她們莊家,更精確的說,是她莊玉碟個人,似是與這沂蒙山區的土匪沒有什么聯絡。

當然,也不排除是,莊玉碟似是面上把他李三兒當個人物看,實則只是在‘養魚’,還看不上他李三兒此時。

不過不管怎么說,起碼此時李春來也算是與莊玉碟、包括莊家這邊,達成了一個還算穩固的一致。

至少在短時間內,李春來是不用擔心莊家這邊會‘暴雷’了。

雜七雜八的想著,馬車已經來到了酒樓這邊。

洪斌、陳六子他們儼然都等不及了,一看到馬車停下,李春來矯健的跳下來,登時便是紛紛圍了上來。

“三兒,情況如何?”

看著洪斌等人擔憂的模樣,李春來不由一笑“無妨,事情還算順利。姐夫,兄弟們都吃飯了沒?”

“額,都吃過了,都在等你呢……”

洪斌見李春來真沒事,這才是放下心來,忙道。

李春來只看洪斌、陳六子等人的模樣,心中便是有了譜。

以洪斌的性子,加之自己這邊又有事,這幫爺們中午吃的肯定不咋地,怕也只能湊活而已。

笑道“行,兄弟們今日辛苦,咱們便再加把勁,先去東大牢那邊把事情收拾立整,晚上,整幾個好菜吃!走著,去東大牢!”

看著李春來大馬金刀的便是走在了最前面,周圍一眾人群也迅速興奮起來,‘三爺威武’、‘三爺豪氣’的呼喊,此起彼伏。

洪斌看著興奮的人群,個個都是充滿了斗志的模樣,不由搖頭苦笑。

李春來不在的時候,儼然是他掌管全局,可饒是他已經盡心盡力,幾乎是事無巨細。

可……

這支小隊伍,或者說小團伙,有沒有李春來在,那,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啊……

饒是洪斌是性子頗為淡薄之人,此時卻也止不住的便是有了一種失敗感。

這人和人,是真的不能比啊。

……

東大牢。

位于沂源城最南端,幾乎是緊貼著城墻,完全是卡著沂水出城的口子的而建。

東大牢便位于沂水東岸,占地至少得十幾畝地,塔樓,高墻,拒馬,風舟,各種構架很是齊全。

在對岸,還有個西大牢,跟東大牢差不多的模樣,卻是比東大牢還要更森嚴、位置也更險要一些。

之所以這么建,是因為沂源這兩座大牢,都有讓人聽著便要頭皮發麻的‘水牢’!

李春來自是早就聽過這東、西大牢的名聲,但見還是第一次真的見到。

畢竟,尋常時候,誰也不會跑這種地方來尋晦氣不是?

李春來昨夜時、雖是已經從趙師爺那邊得到了一部分東、西大牢的資料,但官方資料對此記載的也并不夠詳細。

并沒有說明這東大牢的具體來歷。

而在民間的風傳中,有說這東、西大牢是洪武年的錦衣衛所建,也有人說是前朝蒙元貴族所建,有點眾說紛紜的意思。

不過李春來個人傾向,應該是蒙元貴族所建的幾率要更大一點。

原因很簡單,蒙元后期,漢人對其的反抗是相當激烈的,特別是這地勢險要的沂蒙山區。

反之,洪武朝天下都承平了,太祖爺江山盡在掌握,何必脫褲子放屁,在沂源這種破地方大興土木,浪費銀子?

洪斌已經令人進去給值守牢頭稟報,讓他們出來迎接。

李春來靜靜的站在這小護城河之外,遠遠的審視著這座龐大又說不出陰暗、又明顯帶有某種不可說血腥味道的古老建筑,心中有些感慨萬千。

不過,感慨之間,李春來更多的卻又是興奮!

雖說東大牢這邊還有一個捕頭,數個牢頭值守,但他李春來李三兒,已然是這座龐大建筑群名義上的一把手!

縱然此時形勢不明,很多東西都不好說,李春來卻是有著強大的信心,只要給他一段時間,他必定能把這東大牢徹徹底底的掌控在手心里。

“哎喲,三爺,您過來了,請,快請啊。爺們們一大早就給您準備好了接風酒宴,就等您過來了哇……“

不多時,東大牢便是迎出來一群人。

為首的是個四十出頭、一身捕頭皂袍的國字臉漢子,他滿臉絡腮胡子,短,但很卷,看著略有邋遢,一雙老眼卻是很亮。

這正是此時東大牢的副值守,姓丁,叫丁虎,人送外號‘丁老虎’、‘丁大蟲’。

僅聽他這外號,便是已經能讓人捕捉到許多東西了。

周圍幾個諂媚討巧的小牢頭,李春來便沒有多少印象了,不過,不出意外,八成應該都是這丁虎的人。

若不是他的人,怕在前幾天、李春來前面那上任捕頭出事的時候,就被清理干凈了。

“呵呵,丁爺,勞您操心了,小弟我初來乍到,以后諸多事務,還有勞丁爺您照料啊。”

雖然丁虎是副手,在明面上要排在他李三兒的后面,李春來卻是對丁虎很尊重,深深一抱拳,禮數到位的同時,也帶著很不弱的真誠。

丁虎眼皮子登時微微抽動了幾下。

這什么個情況?

不都說這小李三兒無法無天,誰都不放在眼里嗎?

怎么此時看,這小李三兒,不像是那種無禮的人啊……

“哎喲,三爺,您真是太客氣了喲。您可是我老丁的頂頭上司,以后,有啥事,還得三爺您來拿主意那。三爺,這河風越來越涼了,咱們去里面喝杯熱酒,暖和著說……”

丁虎的城府有點深的,面子活也是很溜,忙是笑著便把李春來一行人迎進去。

而看丁虎這么‘乖巧’,這么給面子,洪斌、陳六子眾人,不由也都有些說不出的志得意滿,折騰了這么久,他們終于有自己的地盤了啊。

唯有劉黑子,面上雖是掛著笑,可眼珠子卻是止不住來回四處打量,始終在警戒著什么一般。

別人不了解東大牢里的一些奧秘,他劉黑子在沂源縣衙混了這么多年了,又豈能是不了解?

可惜李春來這個任命,是在衙門外募新時才發布,他也不甚了解東大牢現在的狀況,便也不好跟李春來貿然表述太多。

但此時,見這東大牢居然還是這丁虎坐鎮,而且,又是被李春來如此‘空降’著橫壓一頭。

劉黑子便有些坐不住了。

大明第一吏 http://tw.ygdzr.com/baidu/191513/index.html